别急,互联网造车还没死

别急,互联网造车还没死

别急,互联网造车还没死

“造车就像一个 42 公里的马拉松,我们的目标是跑完比赛。”

距离上次见到游侠汽车的黄修源不过半年时间,但是半年之后再见面,却像是隔了好几年。在一个咖啡馆里,黄修源和我聊起这半年的种种,说出了上面那句话。

其实不仅仅是游侠,对于所有号称“互联网造车 ”的团队来说,这半年应该都是无比漫长的,虽然对他们来说可能只是跑了五公里。

时间回到半年之前,5 月份的一天,在游侠汽车的上海办公室里,黄修源聊起两个月之后要召开发布会的事儿。他说,7 月份车子发布之后,要做的是事情是寻找供应商、对车子进行大量的调试,为量产做准备。

别急,互联网造车还没死

发布会在三里屯的橙色大厅如期举行,但是此后的舆论反应让黄修源始料未及,他发布了一篇用来说明情况的文章,但是并没有改变什么。后来,游侠团队好像一下子就没了音讯,直到前一阵有媒体传出“游侠已经吃过散伙饭”的传闻。

把时间轴推回到四月份的上海车展。另一个互联网造车的典型博泰发布了 Project N 概念车,它搭载的炫酷技术吸引了太多眼球。但是,前两天曝出博泰造车团队负责人沈晖已经离开博泰的消息(也有说法是博泰已经分拆出造车业务),虽然博泰创始人应宜伦很快否认了这种说法,但也从侧面证明,即使已经拿出了一台概念车,看上去暂时领跑,可实际上那也只是个开始。

别急,互联网造车还没死

黄修源说,他并没有预料到发布会之后的舆论走向,“如果事先知道是这样,那我宁愿不做那个发布会,而是回去再做一年,然后再拿出来说。”另外他也觉得,如果重来一次,可能会在演讲的时候用更多的时间去告诉别人他们做了什么,而不是去渲染那些看起来漂亮的数据。

不过,这可能也并不会改变什么,博泰的 Project N 发布之后,在赞美的同时也有很多负面的声音,人们长久以来对于互联网造车的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,让游侠发布会变成了一个集中宣泄的好机会。

在此之后,以智车优行、小鹏汽车、车和家、卡妙思为代表的更多造车项目浮出水面。其中一些项目秘密进行很久,但是相对低调,而在互联网造车经历了巨大争议,以及他们的亲身实践之后,我们发现,在“互联网造车”这个概念的表壳之下,他们其实都有了更明确的目标和差异化。比如,李想的车和家定位小而美,小鹏汽车想做电动 SUV,智车优行把造车作为验证自己软件系统的途径和平台,卡妙思风翔想把用车场景定位在赛车场,做不用考虑牌照问题的电动赛车。

而在最重要的生产制造问题上,关于代工还是自建工厂,各家也或多或少有了更成熟的观点和路线图。

至于被传散伙的游侠团队,他们确实经历了一定程度上的人员和战略调整,但是项目并没有停止,反而会有新的资方进入。所以黄修源才会说,他们的目标是跑完马拉松的全程。

而依应宜伦的性格,不管沈晖事件真相如何,他的造车计划也一定不会终止,改变的可能也只是在方式方法层面。他接受《汽车商业评论》采访时表达的观点是,谁要支持智能汽车,首先就要支持一个渐进化的道路。博泰并不是偏题,没在做智能汽车,反而是更认真的在做智能汽车,只不过要一步一步解决问题,解决更细节和深入的智能汽车问题。

漫长的造车过程意味着资金的持续投入,应宜伦说,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资本方的合作伙伴愿意跟着一起往前走,而黄修源透露出的信息是,游侠或许会加强自我造血的能力。

一年半之前,黄修源通过 GeekCar 的活动宣布了要造车的消息,半年多之前,互联网造车的第一个实物博泰 Project N 概念车发布,经过了一系列的思辨之后,当初看起来“混不吝”的互联网造车者们,可能更明白了自己要的是什么,而很多人对于互联网造车的认识,也和他们一样变得更理性了。这么来看,那些看起来是负面的消息,其实也是好事。

也许蔚来、乐视这种团队,会是那种没有悬念跑完全程的人,而对于比赛里的其他人来说,坚持是最重要的。也可能会不幸退赛,但他们所有做过的事都是有价值的。

极客汽车

极客汽车

微信公众号:GeekCar

等您评论

发表评论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